新浪新闻客户端

岸田文雄成为日本首相 中日关系会有新期待吗?

岸田文雄成为日本首相 中日关系会有新期待吗?
2021年10月03日 21:56 新浪新闻综合

  原标题:岸田文雄成为日本首相 中日关系会有新期待吗?

  来源:直新闻

  岸田文雄当选自民党总裁后,公布了自民党内重要职务的人选,从这些名单上能看出什么?外界普遍认为,岸田将是一个弱势的首相,岸田会成为安倍的傀儡吗?岸田宣称当选后将新设处理所谓“人权问题”的首相辅佐官,同时还妄议中国香港和新疆问题,岸田会采取对华强硬政策吗?

  围绕这些问题,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唐萍采访了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,中国前驻日本大使馆参赞吕小庆。吕小庆在日本先后待过10多年,包括曾11年在使馆工作,下面来看吕小庆与直新闻分享的观点。

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,中国前驻日本大使馆参赞吕小庆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,中国前驻日本大使馆参赞吕小庆

  丨岸田文雄当选是“安麻体制”派阀的胜利丨 

 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 唐萍:岸田文雄当选自民党总裁,由于自民党占日本国会多数,他4号将接任日本首相,届时也将公布内阁名单,分析称,内阁官房长官分给前首相安倍晋三所在派系细田派,自民党干事长分给麻生派,明显顾及安倍和麻生两人。但是要职却都是安倍的细田派,这意味着什么?

  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 吕小庆:我觉得这次选举实际上是自民党内的派阀选举,甚至不是自民党内的党员选举,它是派系利益争斗的一个平衡结果。集中反映了在这将近10年的时间,以安倍晋三、麻生太郎,我们通称为“安麻体制”派阀的强大力量,所以它的第一轮就充满了选举政治的一种伎俩。

  可能有些人对他们选举的结果有意外,觉得河野太郎是可以的。很多很资深的研究人员长期观察日本社会和日本政党,他们更多看到的是主流舆论和民意,当然也看到了河野太郎的一些表现。但是实际上最终的结果,是岸田文雄以碾压的形式战胜河野太郎。

  所以,岸田文雄的当选与其说是他自己的胜利,不如说是“安麻体制”派阀的胜利。我第一个感觉就是,岸田文雄是在关键时刻顺应了党内派阀政治的游戏规则。

  从派阀政治来看,河野太郎当选也有可能,但中间河野太郎选择了和石破茂、小泉进次郎进行联合,这就是和安倍晋三撕破脸皮了。安倍、麻生选择岸田实际上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结果。

  日本政府正在考虑10月4日召开临时国会,选出新首相。以现在自民党的势力,自民党总裁会成为首相。当然也要通过一个民主的议程。但作为一个自民党成员,即使不喜欢这个选出来的总裁,你要是不选他当首相的话,你会被党内严厉处罚,所以岸田文雄在4号当选首相是没有疑问的。

  实际上它是两大块,第一,从自民党的角度。党内以前有个说法叫“三巨头”,不算党总裁,而是干事长,相当于秘书长;紧接着就是政策调查会长,职能是预判形势;第三是选举对策委员长。这次还把一个总务会长给了福田康夫的儿子福田达夫。这些名额都定了,而在这“四巨头”里,岸田文雄自己派的一个人都没有。

  总的来说,党内的重要职务,除了党的总裁,基本上都被安倍、麻生派系的给分掉了。政策调查会长给了高市早苗,说她是无派阀,实际上她是100%的安倍派。所以,目前岸田文雄在党内可以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,这显然是最终选举利益的交换。 

  第二,从日本政府的角度。按照日本的政治体制,是由首相去指名各个大臣,但是说起来是首相指名,实际上在决定党内总裁的那一刻,基本上就决定了各个大臣的安排。从现在披露出来的情况看,日本内阁是“四巨头”,除了防卫大臣,其他三个都定了。而这三个都不是岸田派的,就有点出人意料。岸田现在自己当了首相,自己的派系现在连个重要的大臣位置都没占。我估计最后防卫大臣可能是一个利益折中的结果。岸田文雄虽然实现了他的首相大梦,但并没有提拔他自己的势力,他成了一个弱势的党总裁和弱势的首相。

  岸田会成为安倍的傀儡吗?

 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 唐萍:您刚刚也说,岸田将是一个弱势的首相,前防卫大臣石破茂说“岸田不能违背安倍的意愿”,那您认为岸田会成为安倍的傀儡吗?

  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 吕小庆:这点我认为不会。岸田虽然是一个弱势总裁和首相,但是岸田和他的前任不同。从菅义伟一年多的任期表现来看,基本上是个提线木偶。他没有自己的政策主张,没有强有力的手段,没有自己的势力,也没有什么建树。其实给了菅义伟机会,而且他作为官房长官这么多年,他处理疫情和奥运方面,并不算成功。但岸田和菅义伟不一样。第一,岸田本身就有派系。第二,这次选举虽然是安倍、麻生派阀起了很大作用,但岸田毕竟和菅义伟不同,他不是指名上来的,他是通过选举上来的。第三,岸田曾经竞选过首相,对做首相岸田是有心理准备、政策准备和人脉准备。所以,岸田虽然弱势,但他也具有相当的独立执政空间。

  现在有人说还是“安倍政权,我不同意,我认为还是岸田文雄政权。

 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唐萍:岸田表示将出台数十万亿日元的经济政策等新措施、建立“新型日式资本主义”,并“全力应对严峻的新冠疫情”。此外,岸田还主张通过宽容的政治制度来团结日本国民。您认为他能带领日本走出他自己口中的“国难”吗。

  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 吕小庆:我觉得这点恰恰反映了岸田文雄独立的政策和主张。他提出万亿经济政策的构想,本身就是对安倍经济学的否定。安倍经济学实际上是失败了。岸田提出新的主张,是想去打开现在安倍经济学的困境。安倍经济学的核心是宽松。这种宽松使得资本更集中到大企业、大资本家、大财团手里,而没到老百姓手里。所以岸田很难获得党内大派阀的支持,但希望获得国民的支持。因为从这次选举看,在国民的支持度方面,岸田显然不如河野。因为岸田是一个比较低调、谨慎的人。

  从本世纪开始,尤其是以互联网革命代表的新经济起来以后,日本出现了很大的“隔差”,咱们叫贫富差距。岸田觉得他继续要去压缩“隔差”,这是有风险的。所以他去实行政策,我想会得到底层民众的支持,但可能会遭到大资本家的反对。

  岸田文雄成为日本首相 会采取对华强硬政策吗?

 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 唐萍:9月13日,岸田在国会记者会上针对中国,宣称当选后将新设处理所谓“人权问题”的首相辅佐官,同时还妄议中国香港和新疆问题。您如何分析未来日本的对外政策?特别是日美、日中关系。岸田会采取对华强硬政策吗?有分析认为,作为前外相,岸田文雄可能更容易管理国际事务。大多数分析人士预计,他将与美国保持牢固的关系,并继续加强与澳大利亚和印度的联盟,以建立对抗中国的壁垒。

  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 吕小庆:日本作为我们的邻国,同时是地区大国,和我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而且日本和世界上最大的霸主美国有同盟关系。

  日本从安倍政权以后再没换过首相了,菅义伟是作为特殊情况。我们老百姓关心这次选举,是因为日本自民党在这次选举过程中全面地消费中国。他们以拿说中国的不好去获得政治利益。这里面有些是消费,有些是所谓西方的意识形态理念,有些是根深蒂固的大日本帝国主义,这根子上是种族歧视。

  这种消费理念,是日本在战后没有彻底反省和认罪的前提下,但日本的经济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、文化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,以及在国际影响力上也获得很大的空间。所以,日本有一部分人抱有这种理念并不奇怪。但更多的是西方这种新冷战倾向也反映到日本那去了。日本把自己作为西方的一员,而不是东方的一员。

  岸田文雄不属于传统的日本右翼,更多的是获取政治利益和消费。所以他的有些语言是选举策略,有些是个人理念。

  我们现在中日关系里面最突出的问题,列出来有五个。

  第一,台湾问题。日本在今年3月份,在日美“2+2开始提出台湾问题以来,一系列的动作使得日本冲到了台湾问题最前面。有些人说日本在充当美国的打手,有些人说日本本身在逼迫美国,总的来说日本的表现非常积极,甚至有些激进和突破。

  在台湾问题上,我认为岸田文雄没有被情绪所驱动做出一些不理智行为。但不排除现在日本政界,尤其是自民党以及舆论界形成的所谓的台湾势头,不会立刻改弦更张,可能还会有新动作。

  第二,钓鱼岛问题。它实际上是一个中日之间刚性的问题,领土问题。我们都知道,在安倍的第二届政权,也就是2012年底,到他下台的期间,中间有一段中日关系是掉到最冷的时候,也就是日本所谓的“购岛”。2013年底,安倍参拜靖国神社。所以当时矛盾叠加,历史问题、钓鱼岛问题、台湾问题全部叠加,在那么困难的时候,岸田文雄是外务大臣。安倍政权在2014年以后,慢慢在对华问题上有些收敛。一直到2014年的年底,促成了安倍首相来北京参加APEC,这很重要,安倍参加APEC的前提,是中日达成四项原则共识。

  应该说当时岸田文雄作为负责日本外交的首官,作为第一责任人,他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,我们应该看到这一点。再拉长一点看,在他20多年的从政生涯中,岸田文雄在台湾问题上,没有过激的个人言论。

  所以我的结论是,岸田文雄成为日本首相,我们对中日关系是可以有所期待的。

  我们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,第一个是中国因素。

  菅义伟最大的失败,是经济的失败和抗疫不利。所以,岸田上台后,他的第一任务不是外交,而是经济,日本的经济离不开中国。有人说中日的经济关系是谁都离不开谁,我不同意这话,从具体的经济统计数据来看,更多的是日本离不开中国。所以从日本国内的内在动力来讲,经济会驱使岸田政权更多和中国合作,而不是对抗。在菅义伟政权的后期,我们也很意外,一边大肆攻击中国,一边很快批准了RCEP。值得一提的是,当年负责日本TPP的技术官僚,就是岸田文雄。我觉得在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过程中,中日之间有很多合作的空间。

  我们必须看到,中国与日本力量的对比,我们自己发展强大了,所以我们要主动作为,不能把中日关系押宝到日本的首相上。本身我们是大国,我们也有引领中日关系的实力,在岸田作为总裁和首相以后,我们是不是有更多的作为。

  第二个重要因素是美国。日本的外交,从结构上是要服从日美安保条约的,这是刚性的。所以中美关系的变化,对中日的关系变化影响是很大。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是这样的,现实更加表明会是这样。最近中美关系出现了一些缓和迹象,而日本对华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中美关系的影响,我觉得我们可以主动去做一些工作,促使岸田政权把正面的东西更加扩大,负面空间更加缩小。

  接下来就有两个积极因素。第一个积极因素是北京冬奥会。日本的东京奥运会,从它的申办开始,我们都一直给予支持,我们派了这么多运动员,最后奖牌我们是大赢家,从某种意义上,日本也是赢家。我反复跟日本外交官讲,我充分肯定你们在这么困难情况下成功举办奥运会。现在西方对北京冬奥会有一些杂音,我觉得岸田可以作为。

  第二个明年的9月29号,中日邦交恢复正常化50周年。这是一个大年,也是一个契机。如果两国关系正常的话,双方应该从去年就开始策划各种活动了,现在显然是受到了阻力。我们期待岸田作为首相,他作为一个资深外交官,以明年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50年,作为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的重大历史契机,做一些有益于两国人民、有利于两国关系的事。

责任编辑:祝加贝

图片新闻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052-0066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4000520066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21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